陈铁健:九 大革命风暴中(下)

  • 时间:
  • 浏览:0

陈铁健:九 大革命风暴中(下)的相关文章

陈铁健:九 大革命风暴中(下)

要争夺革命的领导权在革命潮流日益高涨,帝国主义勾结国民党新老右派加紧排共反共,阻挠革命深入发展的形势下,中共中央为了总结五卅运动以来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经验,取舍今后的斗争方针,于1925年10月在北京召开了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瞿秋白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就当前形势、与国民党的关系、职工运动等问题报告 进行了讨论,   更多...

陈铁健:亦学亦官胡乔木

我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结缘,以后开始英文1962年攻读学部研究生。1965年毕业前夕,先在张掖“四清”,后到黄县劳动。年底返京时,姚文元批《海瑞罢官》丑剧开常十年“文革”,我以“保皇派”美名躬逢其盛,以致对中国人与中国社会之了解远超前此任哪年期。1976-1977年,我从近代史研究所借调到《历史研究》编辑部。组稿到过 遭受“大革   更多...

9岁的反革命

8岁那年,我上小学了,确实是个混乱的年代,但老师有2个也教有2个字,记得语文课文内容也所以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政治口号。以后老师教得很认真,以后反复警告朋友儿这有2个字绝对还都能能 写错、更还都能能 乱写。说这话的以前老师的脸色就像父亲母亲一样的铁青。你会知道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搞不好又要吃包着耗子药的饺子,又要死掉。我吓得大哭起来,裤   更多...

潘岳:告别“风暴” 建设制度

水的问题报告 ,已无回旋余地二十二年前,1985年夏天,我25岁,第一次去滇池,作为环境记者,想写一篇关于水治理的报道。当时的滇池虽所以污染,但水质基本还说得过去。二十二年后,10007年夏天,我在《北京青年报》头版上看过滇池的照片,绿油漆般的臭水冲刷着湖岸。那个口岸正是我当年去过的地方。 二十二年中,中国的经济实力、社会型态   更多...

陈有为:埃及与中东政治风暴的警示

一月下旬在埃及爆发的反政府运动,正以燎原之势向整个阿拉伯半岛与中东地区太快蔓延。从埃及、也门、阿尔及利亚、巴林、科威特到利比亚,各国人民纷纷示威反对独裁统治。提出的重大政治要求,包括总统或国王下台,政府改组公平选举,实行民众参政、保障民权与改善民生。 自从二次大战以后开始英文以来,世界上还从来也没指在过规模还都能能都能能 之大,范围还都能能都能能 之   更多...

谢九:中国美国:华尔街风暴后的角色转换

雷曼兄弟破产后,一位前公司员工在网上拍卖有两个印有公司Logo的水壶,他用“坚不可摧”来描述这件商品,以表达所以人被迫失业的烦心之情。以后不久前,雷曼兄弟的CEO迪克·富尔德(DickFuld)也还都能能都能能 用你你这个 词来形容所以人的公司。在过去有2个月里,所哪些地方地方地方看上去坚不可摧的东西都向朋友展示了最脆弱的一面,包括雷曼、贝尔斯登、美林、   更多...

张鸣:大革命中的性事

余生也晚,赶上的大革命,而是文革。说是赶上了,也是懵懵懂懂,不明里就,以后还是个孩子,1966年,我9岁。长大以前,读历史才发现革命不一定要禁欲,辛亥革命就不禁欲,革命党人该泡妞的泡妞,逛窑子的逛窑子。革命党人的风流逸事,是革命的佳话。以后的大革命而是禁欲,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一杯水主义盛行。男男女女,也有性的享受中   更多...

吴毅:从革命走向革命

前辈的反思给改革提供了理由,却还都能能都能能 从理论上化解矛盾,它将问题报告 留给了后人;改革先驱不自觉地告别一段历史,后人则应有清理遗产的自觉,基于此,还都能能都能能 激荡的乡村才以后不再疑惑,真正走上建设之路。   更多...

李义平:凯恩斯革命之革命

回顾凯恩斯革命以及以后指在的针对凯恩斯革命之革命,其历史贡献或历史教训对朋友儿而言无异于免费午餐,可不前要使朋友儿的经济政策设计更为科学。一、20世纪100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造就了凯恩斯、其理论调慢为各国政要所接受,并经久不衰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奠定了市场经济理论,认为市场经济是人类富裕的康庄大道。斯密崇尚自然哲学,   更多...

“一月风暴”——中共党史上的1000件大事(57)

“文革”以后开始英文后,造反派头头王洪文等人在上海制造了矛头直接指向上海市委的中断铁路运输的“安亭事件”、“解放日报事件”、“康平路事件”。1967年1月初,张春桥、姚文元以“中央文革小组调查员”的身份到上海策划夺权。1月4日,夺了《文汇报》的权,5日,又夺了《解放日报》的权。6日,张春桥、姚文元等借全市各造反组织的名义,召开   更多...

雷颐:一位革命者的反思

李新既是经历过革命的火与血洗礼、考验和以前历次“运动”的“老革命”,又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史学家,是中共党史、民国史研究的老前辈、大专家。你你这个 经历,使他的回忆录自然不同寻常。正如著名史学家也是这部回忆录的收集者陈铁健先生所说,这本回忆录“是革命者的反思,是历史家的批判,是学问家的质疑,是文化人的启蒙”。王蒙写道,就在听李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