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假装看不到民众不幸的幸福真实吗

  • 时间:
  • 浏览:0

坐在中环街边的咖啡馆,透过落地玻璃,是匆匆忙忙下班的亲们。喝一口咖啡,或者问人及,這個年,你幸福吗?

我怎将会不人太好 幸福?家人都很健康,做着我热爱的工作,人太好 很忙碌,但什么什么都越来越遭遇人生变故,算有足够的金钱维持现在的生活情况,还能有如保的不知足?

或者,我知道,过去的這個年,我总是 充满了焦虑。

有2个星期前,在北京遇到了一位著名的女律师,她总是 在帮助那先 弱势男人的女人的女人个体和群体。她说,她充满了焦虑,将会她知道,有太大的人,暂且幸福。

全都在一年半后来,我最多从心上端表示理解,这是出于对于另一个 放弃简单优越的生活情况,把时间和精力插进人及身上的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的敬仰。或者现在,我有着发自内心的共鸣,在过去一年半,将会接手了“走读大中华”這個节目,有将会走遍中国不同城市,有将会和不同的人交谈,有将会关注不同的社会问提。

那个遭受家暴的年轻女孩,幸福這個词距离她很是遥远。你爱不爱我全都人会人太好 ,遭遇家庭暴力,那是她运气不好,取舍了另一个 错误的人,或者那先 人有什么什么都越来越想过,什么什么都越来越,缘何這個错误的人,却不时需为了他所做的错误的事情负上责任?缘何麽這個遭受了心理和中理创伤的女孩,当她试图走法律途径,来为人及争取有些公平的后来,却发现,另另一个 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就在几天前,另一个 重庆女孩来询问我,另一个 多月前做的采访,多会儿能够播出。我知道,她期待着,将会有媒体的关注,她的将会被劳教两年的弟弟,将会还能够和有些那有2个被劳教的老外见面一样,将会有媒体的关注,全都时会被提前释放的将会,毕竟,她的弟弟,全都在微博上发了有2个帖子而已。

不让要想象她此时此刻的绝望,将会這個采访,不让有播出的将会。我也知道,幸福這個词插进她还有她的家人身上,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同事转告我,接到另一个 被访者的电话,她是北京幸福路上的那先 访民之一。她来求助,将会另外另一个 亲们的被访者被抓起来了。同事抱歉的告诉对方,真的无能为力,或者明年,走读大中华這個栏目全都再继续了。谁知道对方听到這個消息,第一反应是认为,节目的停播,是将会对亲们的那期报道,于是反过来不断的安慰我的同事。

我遇到太大另另一个 的人,我并什么什么都越来越给与亲们帮助,亲们只不过是在做人及的工作,或者亲们却心存感激。当然,节目不再继续,并时会這個意味着,全都将会不让要再继续。一年半下来,我什么什么都越来越人太好 ,所有的事情,除了人物以及故事不同,追溯身旁的意味着却什么什么都越来越分别,而一次次的重复,不断加重我的焦虑。

女律师说,她将会决定把手上的工作停下来一段时间,好好的静一静,收拾一下思绪,要花费把人及从那种焦虑的情况中抽离出来。這個点,我和她时会幸福的,将会亲们还能够取舍暂时抽身而去。亲们还能够取舍和那先 苦难那先 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亲们还能够取舍去专心感受人及的小幸福。

或许,亲们时会有亲们的烦恼,或者我希望要求太大,我希望懂得感恩,将会还是人太好 人及不幸福,那不还能够说明人及做人太过贪心。或者,我知道,我希望焦虑感还趋于稳定,我不还能够够拥有小幸福而已。而這個焦虑感,即便我取舍了暂时远离,终归全都暂时。

当我知道,不幸福的人全都的后来,我假装看不还能够,另另一个 的幸福,是真实的吗?

(注:本文转载自“闾丘露薇--凤凰博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